第二 ,盲目学习“硅谷”经验 ,没有考虑行业和国内发展实际 。